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居

文化女侠曹娅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曹娅,女,生于1980年,浙江临海人,自由作者,思想者,出版各类小说文集多部,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绝代风流创神话》、《复活人:生死畸恋》、《梦回大宋》、《逃出阿修罗塔》、《奇幻之旅》系列等,文集《人生哲思录》、《雪海香隐》、《现代两性幸福密码》、《风景中的中国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个人访谈——红袖添香作者访谈  

2009-11-30 13:02:36|  分类: 个人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眉:女侠您好,首先欢迎来红袖长篇频道,请先和我们长篇频道的朋友们打声招呼吧。

  求败女侠:大家好,我是求败女侠,很高兴坐客长篇频道。

  

  凌眉:女侠来红袖多久了?感觉红袖这个网络平台怎么样?

  求败女侠:我来红袖的时间不长,但红袖给我的感觉很温馨,这里不但文人墨客济济,才子佳人云集,而且人文气氛和言论气氛都挺浓厚。我来红袖是一个偶然,但正是这个偶然给予了我永恒的美丽,在茫茫人海中牵系了一段段珍贵的情缘。

  

  凌眉:您的长篇《绝代风流创神话》在这次新武侠大赛中顺利入围,首先恭喜你。

  求败女侠:谢谢。其实起初并未抱太大希望能够入围此次大赛,虽然我对自己的作品有信心,但因为是新人以为不太会被重视,后来得知入围了,真的很开心,自己的劳动成果能够得到认可不管是谁都会觉得欣慰。有句话说得没错:机遇是垂青有准备的人。蓦然回首时,我发现这一路走过来其实挺辛苦的,真是不容易,所以人同此心,我对每一位长篇作者都挺佩服的,入围的朋友固然可喜可贺,不入围的朋友亦一样令人可敬。我想做人做事最重要的是对得起自己,问心无愧。所以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至少我努力过奋斗过追求过,无怨无悔了。

  

  凌眉:在红袖,这部作品目前点击达到十七万,评论四百多条,如此受欢迎的作品,对于一个新人来说实在是不多,很高兴能做你的访谈。不介意我问您几个大家都很关注的问题吧。

  求败女侠:(笑)我很荣幸在这里接受凌眉女士的访谈,愿意坦诚地回答任何问题。其实这部小说的人气现状较我的预期值要低,这有两大方面原因:一方面我是网络新人,来红袖时间不长,最初的几个月只是更新文章,几乎没有与任何人交流(主要是没有这方面意识,在我的脑海里一直都有一个思维定式:作品说明一切,实力决胜一切。)但后来发现网络文学是比较复杂的,人气高过一切,待有这种意识后已与别人拉下一段距离。

  

  凌眉:那后来你采取了哪些行动?并且与读者做了哪些互动?

  求败女侠:后来我主动与读者作者交流,大家才渐渐认识我认可我。另一方面,在创作手法和技巧上也走了不少弯路。刚开始接触网络文学,不懂得任何技巧,就拿上传章节来说,我是按照实体书一贯模式处理的,每章字数都有六七千之多,这样就容易使读者产生视觉疲惫,也减少了更新的次数,降低点击率,后来作了大幅度调整修改,边学习边摸索,我这个人做事有一个特点:要么不做,既然做了就尽力把它做好。

  

  凌眉:(笑)与读者互动确实是很有必要的。我想问女侠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创作小说的?

  求败女侠:我从小就喜欢做梦幻想,这与我的出身环境与人生经历有关。我出身寒微,偏偏又家门不幸,自小受尽世人的欺凌,在孤苦无助中挣扎成长,童年是在泪水与恐惧中度过的,冰冷残酷的现实世界使我幼小稚嫩的心灵中对那虚构的理想世界充满了渴求,这使我与小说结缘(准确的说是与文学结缘)。

  

  凌眉:经历其实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求败女侠:是的,在黑暗的童年,这些充满童话色彩的故事成了生活中唯一的色彩,是它们印证了我的成长经历。我构思过很多很多的故事,但因为各种主观客观条件限制,除了偶尔一些短文见诸于报端外,长篇小说却少有成型面世的。

  

  凌眉:相较短篇,长篇小说的确需要耗费更多的心神与精力,而且需要毅力,不然,很容易出现人们常说的“坑”。

  求败女侠:是的,写长篇是极费精力时间的,特别需要动力和毅力,没有顽强的意志和坚持的决心是不行的,所以直到我的人生进入最低谷时期才激发了我的写作冲动,那时初涉社会,就业压力,事业失意,家庭变故,亲人夭折等一个又一个打击接踵而来,几乎让我精神崩溃。极度的痛苦和极度的郁闷逼我走上了创作之路,写作成了我唯一的精神支柱。但开始创作第一部长篇时,条件异常艰苦,那时不要说电脑,就是连张像样的写字台都没有,一家人挤在狭窄的租房里,我就是借着昏暗的灯光趴在床上写《洪水猛兽时代》的,可以说完全靠精神的信念支撑写完这部手稿。它记录了我对社会对人生的所有困惑与思考。后来条件渐渐好转,生活渐渐安定,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写作,于是便想把自己做的梦和构思的东西一一变成现实,就这样愈陷愈深,欲罢不能。

  

  凌眉:生活永远亲睐强者,你做得很成功。你的文字比较厚重,是否因你的经历影响?

  求败女侠:也许是经历关系,我的心轻松不起来,一写起东西来,就带有沉重的思考、尖锐的批判。呵呵。

  

  凌眉:一般女性比较侧重于都市言情小说,而你却凭《绝代风流创神话》在红袖赢得这么多的粉丝,并且顺利入围新武侠大赛的决赛,你有什么感想呢?很多人都说,现在武侠小说是低迷时期,已经走向没落。能不能告诉大家,你对武侠小说的看法?

  求败女侠:对于武侠小说,我有个心理转变过程:起初是狂热,而后是平静,到现在已经基本不看了。但武侠小说对我一生的影响是巨大的,我最先接触的小说就是武侠。武侠世界里有我的理想,可以说有所有“弱者”的理想,因而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受到青少年的青睐。当一个人心智成熟,意志坚强之后,就对这种过分虚幻、理想化的东西失去了兴趣。有人说,武侠小说已走到了尽头,没有市场了。对于这个问题,我的观点是:武侠的精神永不陨落,即使“形”消逝了,其“神”依然存在,只不过以其他方式出现罢了。像玄幻、警匪、科幻等小说,它们的魂都还是离不开武侠中的“情”“义”二字!我认为好的作品永远都会有市场,不管什么类型。写武侠小说的朋友不必太悲观,只要你力求创造精品,力求创新超越,也许都有希望走向成功。

  

  凌眉:您对文字的领悟能力很强,你平时看武侠小说吗?一般看谁的作品呢?

  求败女侠:我现在已经很少看武侠小说了,以前看的也有所选择,金庸、古龙的作品看得多一些,温瑞安、卧龙生的次之,其他的基本就不看(因为看不下去,呵呵)。现在因为这场大赛,我在网上关注了一下其他武侠作品,我发现大家的水平都可以,有不少写手其实已经超过了以前一部分武侠作家,如果他们生于武侠小说盛行的年代,说不定也能成就功名,所以我有点为他们感到可惜,也许这就是生不逢时的悲哀!

  

  凌眉:金古两位大师的作品,是武侠小说中暂难有人逾越的高度,他们的作品对您的写作有没有一些影响?

  求败女侠:当然有(对我的整个人生都有影响)。好的武侠小说其实读读也是有裨益的,只是优秀的武侠作品还是太少了。所以后来我就改读经典名著,大家杂文,文化散文及历史典籍文献类的作品,这样才能不断提高自己的文学素养。

  

  凌眉:您的《绝代风流创神话》这部小说在创作当中是否一气呵成?历时多长时间?中途是否遇到了瓶颈问题?

  求败女侠:《绝代》从构思到创作再到脱稿历时不少于十年吧,《绝代》分为上下部,上部构思较早,在读书时就在酝酿,反反复复构筑粉碎再构筑。这样折腾了几年,都还停留在意念阶段,后来利用业余时间零零碎碎写了一些片段,一直没有机会通畅地写下去。直到去年决定专业写作,这才静下心来写这部酝酿多年的武侠小说,但写长篇不是件轻松容易的事,大多数作家都会遭遇“瓶颈问题”。我也是这样。写上部的时候,因为现在的思想与以前的思想大相径庭,对以前构思写就的东西进行数次颠覆修改,但由于受到原有故事框架的局限,改起来就颇为吃力。中间也曾想过放弃,但我知道如果放弃的话,我对不起自己,更会抱憾终生。就是在这样的信念下,我坚持把它写完。幸运的是我很快突破这一关,当写下部时,因为上下部是独立的关系,所以可以完全不受局限,尽情地抒写我现有的思想,挥洒现有的才智,因而写下部基本是一气呵成,文思顺畅,自我感觉比较满意。

  凌眉:你是怀着怎样一种心情来写《绝代风流创神话》这部长篇小说的?

  求败女侠:写《绝代》时因为生活还算稳定,又是闭关专心写作,外在的干扰比较少,不像写《洪水》时那样痛苦那样绝望那样艰辛,所以我的心情基本跟着情节发展走,喜其之喜,悲其之悲,我想作品首先要感动自己方能感动别人,在写的时候我就不断地扣问自己的感受。我看过的传统武侠也不算少,从中发现了很多的问题:比如通篇打打杀杀,血腥味太浓而人性味太淡,文字贫乏缺少意境,人物思想普遍愚昧落后,武侠的精神内涵空洞,在深度、厚度、广度上都欠缺。因而我希望在我的小说中展现一个不同传统的武侠世界,想写一些另类的人,另类的爱恨情仇,少一些杀戮与仇恨,多一些阳光与爱,这是我创作这部小说的初衷。因而我这部小说里面杀戮很少,打斗着墨也不多,选择的人物都是比较怪异的,在思想言行上,在武打形式与武侠内涵拓展延伸上都作了大胆的思考与创新。

  

  凌眉:你的这部小说,想要表达给读者的是一种怎样的生活概念,以及态度?

  求败女侠:关于生活概念与意识形态的问题,我正想谈谈。我个人最欣赏的是嵇康的人生态度,也就是“大自在、大逍遥、大安宁”的境界。嵇康厌恶官场,但他又不像其他文弱书生一样隐居避世,他活得真实自然而又健康阳光,在入世与出世间找到了一个很好的人生座标。我始终认为一个人即使赢得了世界而失去了自我,这个人的人生是失败的。所以我在小说中也传达了这种生活方式和人生态度。

  

  凌眉:创作过程之中,你有没有更深的体会和感悟?在此,你想对你的读者说些什么吗?

  求败女侠:创作整个过程中,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人的命运的问题。武林其实是一幕又一幕悲剧,每个身处其中的人都有各自不同的悲剧。我想通过这部小说展现这些不同的悲剧,进而挖掘出悲剧的根源,抨击社会世俗的丑陋黑暗,引发读者对社会对人生对人性对传统对文化等一系列的思考。这是我的用意所在。我认为武侠小说不应只是消遣娱乐,而应带有社会意义、历史厚重感、思想价值等,如果其不具备这些东西必将永远被摒弃在文学神圣的殿堂之外,永远是不入流的俗文学。

  

  凌眉:很多人都说,写武侠小说不需要文采,所以有些武侠小说场面大气,却文字混乱,你觉得是否如此?

  求败女侠:写小说一般不需要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但决不是不需要文采。就是没有文字功底与基本文学素养的人也可以写小说,但写的小说一定不忍卒读,除了供他自己孤芳自赏外无人问津。武侠小说也是文学的一种,怎样的文学素养就创造怎样境界的作品,如果连文字关都过不了的作品可想而知其绝对不会是好作品。

  

  凌眉:你能谈谈你最满意《绝代风流创神话》文中的哪个情节安排吗?

  求败女侠:上部的下半部分及下部比较满意。感觉最好的是下部大场面交锋的情境。其他有些情节是临时灵感突发写就的,如红叶**,地狱残人,人间绝响,精神涅槃等章节我都特别满意。

  

  凌眉:你觉得什么样的作品才是好作品呢?

  求败女侠:什么样的作品才是好作品?我在我的创作心得中说过这样一句话:三流的作家善于堆砌华丽的词藻来炫耀文采(这点只要有语言天赋则可);二流的作家精于技巧,将各种表现手法运用得炉火纯青(这就需要动脑筋多实践了);而一流的作家却已摆脱了形的桎梏,升华到神的高度,用灵魂与思想去写作,字里行间都闪耀着灵魂的光芒与思想的火花(也就是武学中“无招胜有招”的境界),这样的作品就会流芳百世,永垂不朽!当然高处不胜寒,站得越高就越孤独,应者寥寥,一世寂寞,但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讲,若有生之年能实现从三流到一流的转化便已无怨无悔。

  

  凌眉:说得很透彻,呵呵,能否问问您对未来的创作有何打算?

  求败女侠:以后的创作计划我在脑中已有了初步的轮廓:以长篇小说和杂文创作为主,长篇小说方面,会尝试写我喜爱的各种类型:如玄幻、科幻、历史等,杂文则准备写一套系统的批判性文章,包括文化、教育、社会、历史、婚恋、人性等各方各面,统一收录到《女侠奇思异想录》中。

  

  凌眉:能和我们谈谈您的下部小说吗?是在武侠小说方面再创辉煌,还是转攻别的类型的小说?

  求败女侠:武侠小说我不打算写了,不是因为市场销路问题,而是觉得很难再突破超越自我了。我写作有一个不好不坏的习惯,不喜欢重复他人和自己的东西,同一类体裁的很少重复习作的,我喜欢尝试新事物,这样可能会显得比较“花心”,使我很难在某一方面取得成就,但同时也能让自己不断超越不断提高,所以我说这是不好也不坏的习惯。我的下部小说是玄幻小说《现代佳人闯乱世》(已有部分内容上传了),这部玄幻集武侠、历史、奇幻于一体,讲述了一个现代女性大闹古代,颠覆传统,发明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并见证了一个怪状百出荒诞黑暗的乱世年代及一场旷古之战的故事。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去关注一下,在作品后留下你的意见和评论。

  

  凌眉:到这里,我们的访谈已接近尾声了,(笑),我想请问您对红袖长篇频道有什么看法和意见?

  求败女侠:红袖长篇频道经营得不错,人气挺旺,目前采取了不少措施,开设了一些新的栏目,在一定程度上调动了网友的积极性和创造性(特别是看台),我只希望以后能继续多关注多推荐新人的作品,多一些飘红鼓励嘉奖热爱红袖辛勤笔耕的朋友,因为编辑们一个小小的飘红往往能够给写手无尽的动力。

  

  凌眉:好的,有大家的努力,相信红袖能满足更多的作者。谢谢您接受我的访谈,也希望您在红袖的每一天都能快乐开心,再次恭喜你的作品顺利入围,并祝愿能够获奖。

  求败女侠:谢谢凌眉女士,也祝愿所有参赛的朋友能在比赛中有所收获,同时也向所有的红袖作者致敬,希望你们都能在红袖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