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居

文化女侠曹娅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曹娅,女,生于1980年,浙江临海人,自由作者,思想者,出版各类小说文集多部,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绝代风流创神话》、《复活人:生死畸恋》、《梦回大宋》、《逃出阿修罗塔》、《奇幻之旅》系列等,文集《人生哲思录》、《雪海香隐》、《现代两性幸福密码》、《风景中的中国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2009-12-26 14:15:49|  分类: 个人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人曾慨叹:“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事实上,我倒觉得“做人难,难于上青天!”尤其是做一个有思想有灵魂的女人。

都说红颜薄命(或红颜祸水),女人有了美貌是一种不幸,然而更加不幸的是一个女人有了思想。思想是痛苦的源泉。一代才女蔡文姬,悲惨飘零的身世本就令人痛苦不堪,更何况她又是一个如此有思想有才识的女人!

在这个普遍丧失灵魂的年代,要做一个有灵魂的女人更难了,尤其是身世悲惨,出身低贱的,而偏偏又要有人生理想追求,保持灵魂高贵的女人。

如果我是一个没有思想没有理想的人,那也就罢了,随便找个人家,然后安于这种可悲低贱平庸的生活,浑浑度日算了。可惜,偏偏上苍给了我一个爱思考的脑袋和一颗超越庸俗的灵魂!于是写作成了我人生最重要的内容。

这么多年来,我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写作。只有写作才让我感到一点点安慰。

然而这个年代写作要走出一条路来已经很难,更何况实现自己的创作理想!对于一个什么基础什么关系什么平台都没有的我来说则更是难上加难!当然如果肯抛弃灵魂,那么成功也会快很多。可是我对自己说过:“只要不至于到沦落街头的地步,就不要抛弃灵魂!”而事实上,即使到了沦落街头的地步,我还是无法抛弃自己的灵魂。可是结果又如何?换来

如果我是一个没有思想没有理想的人,那也就罢了,随便找个人家,然后安于这种可悲低贱平庸的生活,浑浑度日算了。可惜,偏偏上苍给了我一个爱思考的脑袋和一颗超越庸俗的灵魂!于是写作成了我人生最重要的内容。

这么多年来,我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写作。只有写作才让我感到一点点安慰。

然而这个年代写作要走出一条路来已经很难,更何况实现自己的创作理想!对于一个什么基础什么关系什么平台都没有的我来说则更是难上加难!当然如果肯抛弃灵魂,那么的依然是世人的质疑、辱骂,得不到应有的肯定与赞赏。而那些抛弃灵魂得权得势之人,却有很多人围着他们称赞他们。

有时候我也会问自己:你这样坚持有价值有意义吗?没有任何人会说你好,反而会被人说你“装什么纯!”这年头,谁他妈的还有灵魂!你一定是另有所图吧!

这是多大的反讽啊!

以前我从未想过在网上宣传自己。然而今年的我,内忧外患,失去任何依靠的我,面对着生存的压力与残酷的现实,使我无法再清高,再无动于衷地躲在自己的象牙塔里写些没有任何收益反而倒贴钱财的东西。我不得不考虑生存,不得不考虑文章的收益。如果我不能创造收益,我无疑将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这份理想了。人毕竟首先要生存。

那么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在这个充满潜规则与交易的时代,在这些处处都被关系把关的道路上,我要另辟蹊径实现自己的理想,那么除了走网络宣传这条路外,我实在找不到其他更快更好的办法。有些人看到我在网上发一些有“炒作”之嫌的贴子,就攻击我。然而在我看来,即使这是“炒作”,也是一种崇高的“炒作”!比起其他那些途径来得光明正大得多!而且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名与利紧密相联,如果不想饿死,不想放弃创作理想,那么就应该懂得适当地包装宣传自己!至少在面对生存之忧患时,我选择的还是较为崇高的一条路!仅这点,我就觉得自己问心无愧了。

但我不会虚假地炒作,我要炒作宣传自己,一定是真实的自己,确实是自身存在的一些“闪光”点,凭借的是自身的实力。我把自己定位为“文化女侠”其实不算太过。我的传奇一样的人生无疑是我最大的亮点。但因为考虑到其中涉及到很多人,而且考虑到他们还生活在这个社会中,所以我也只轻描淡写带过,甚至不提,别人以为我为了宣传而故意歪曲事实,而事实上我隐瞒了更多丑恶的东西,我的心太软,始终也做不到去伤害那些即使已经伤害辜负我很深的人。因为我知道他们还没有真正长大,在我眼里他们还只是个孩子,充满了人性的弱点,我希望这些人的良知终有一天会发现,而悔过自新(不过现在看来,这些人都依然心安理得很,令我感到十二万分的“佩服”!不过没有灵魂与信仰的人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不安,所以也不让我感到过分惊讶)。我是写杂文出身的,以我手中这支辛辣之笔,完全可以将他们的丑事与那些丑陋的面目揭露出得入木三分,而且以我在网上的影响力完全可以让那些人身败名裂,但我没有这么做,这都是出自我一片深深的体恤与悲悯之心。然而这片苦心谁又会体念!那些朝我攻击辱骂的人,也是一群非常可怜的人,他们都是被很多人欺骗过,以至于无法相信任何人,他们都看过太多虚假肮脏的东西,以至他们认为这些伟大纯洁的事都是虚假的。他们从未遇到过像我这样的一颗灵魂,所以对于这些人,我有的只是深深的悲悯!

 

记得不久前一位朋友在听了我一些经历的陈述后,十分震撼地说:“要是一般女孩子,早就崩溃了。”其实他所听的也不过是我人生磨难的万分之一罢了。

我之所以不像别人一样崩溃或自杀,始终坚强地活着,一个就是想到年迈的父母,另一个就是我的人生理想还没有实现,既然我已经来到这个世界,拥有了生命,如果我就这样毫无作为地离开了,那么也太对不起自己了。人生所有的理想都已毁灭,唯剩写作,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写完自己想写的东西。(其实有时候真希望自己是个疯子或傻子,因为清醒正常的人必得忍耐,必得包容,必得谦让!)

人生对于我来说,似乎是一种生命难以承受之重,这一路走来,也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有多累,有多苦,然而这累这苦却难以诉说。

父母不可能走进我的内心,他们已饱尝了生活的艰辛,也为他们的愚昧付出了代价,我又何必再增加他们的负担与烦恼呢?

而身边的女性朋友们天天想着逛街玩乐,她们又如何能体会你的感受?与我作心灵的对话?最多只会引来她们质疑的眼光与不屑的态度。

其他的朋友也是如此,对一个不是知音之人诉说只会引起他的反感与厌烦,还以为你是个心理有问题之人或者别有居心呢。

所以这么多年来,我都一个人默默消化吞咽着一切。我平静微笑地面对每个人,很少跟人诉说自己,每个人看到我平静地微笑着,也就根本想不到我背后充满戏剧色彩的故事和内心的不同寻常。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才会一个人独自去舔自己的伤口,将心中的痛苦泄于笔端,在写作中寻求精神的慰藉,为自己建立一个精神家园。

然而文学渐渐地已无法满足我的心灵需求,我只有到哲学与宗教中去寻找心灵的寄托与慰藉。

外在的世界对我来说是如此惨淡,然而我内在的世界却充满了光明。我的幸福真正是只来自于自己的内心。

可是不管文学还是哲学,都不能拿来裹腹,它们只能让我精神上自满自足,为了生存,不得不工作,然而工作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囚锢我身体与思想的牢笼,耗尽我的精力与时间,除了让我存活外而无任何价值。我是多么地渴望自由啊!可我知道除非我成功了,成为知名作家,才可能摆脱生存的羁绊,而全心全意地投入创作。尽管理想与现实的距离是那么遥远,但我始终不愿放弃。人生的意义不就在于追求的过程么?人即使失败也要无怨无悔!李敖为了自由奋斗终身生死以之,那么我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