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居

文化女侠曹娅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曹娅,自由作者,思想者,生命修行者,浙江临海人,代表作品有文集《一叶菩提》、《人生哲思录》、《风景中的中国人》,小说《梦回大宋》、《逃出阿修罗塔》、《奇幻之旅》系列等。

网易考拉推荐

阮籍与嵇康:真正活过的人  

2009-10-20 19:14:32|  分类: 雪海香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阮籍、嵇康位列竹林七贤之首,历史上往往将两人齐名。这不仅是因为两人性情相近,才情相若,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是不合作主义者,他们的生活态度处世作风与其他的文人学士截然相反,活得真实、自然,敢视礼法于蔑如,横眉冷对那些所谓的“大人”。

翻开中国的历史,我们很少能见到像阮籍与嵇康这样真性情真人格的可爱之士。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礼教思想束缚使然,另一方面也得益于魏晋之际玄学之风的兴盛。在当时黑暗高压的政治环境下,许多知识分子无法一施抱负,而寄情山林之中,于是便多了这样一群疏旷达迈、放浪形骸的文士。

正始十年正月,司马懿发动高平陵之变,从而政治大权落入中国历史上最残忍的家族之手。《晋书》载:籍本有济世志,属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籍由是不与世事,遂酣饮为常。现实逼得阮籍他们不能再像其父辈那样有很大的抱负,而只是喝酒、弹琴、谈玄,打发无聊时光。上层统治者矛盾激化,分裂为势不两立的两大派,政治权力之争演变为最极端的对对方肉体的消灭。而握有实权的一方(司马氏家族)却残忍无道,文人们保曹无术又不愿依附司马氏,从而在政治上无所凭依,失去了“建安七子”曾经有过的那种友朋式的政治后台。同时,上层统治者的目光由对外建功立业转而对内的争权夺利,他们不再具有曹操那样对天下的责任心,而只关注自身的政治地位与权力,这也必然导致文人的精神因无所着落而渐趋颓丧。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玄学蔚然成风,玄谈成为知识分子们打发生命、挥霍才华的时髦行为。但阮籍与嵇康似乎与一般的文士又有些不同,他们既不屈就强权,也不消极遁世,而是在出世入世间,以一种达观洒脱的生活方式活出道家逍遥游的境界来。在他们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生命的本真与自由,看到人格的魅力与人性的光辉。他们超越礼教,反抗世俗,行他们认为该行的,做自己觉得无愧于心的事,在政治理想难以实现的状况下而去寻求另一种人格理想的模式。

阮籍对于司马家政治集团不满,因此他以整天喝酒来实行不合作主义,当司马家来向他求婚时,他一连大醉六十天,以醉酒加以推辞。司马家又逼他做官,他偏不挑大官而挑小官做,因为“步兵尉营人”会做好酒,他就去做了“步兵校尉”。然而做了没多久,就又云游四方了。阮籍的嫂子回娘家,阮籍却要送行,按照当时的礼法,小叔子是跟嫂子不能打交道的,可阮籍不以为然,在他看来,给嫂子送行才是真正的礼貌,才是真正的合礼合理。“礼”只有在合理的基础上才意义否则就是无理。阮籍的母亲死了,阮籍甚至还击节高歌,表现得十分高兴。这在一般人看来是不合礼法,甚至是无异于禽兽的行为,可是阮籍并不在乎,他只求问心无愧。

在阮籍“外坦荡而内淳至”的态度里,那一句“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的感叹,真正道出了整个时代的悲哀,也道出了他对这个黑暗腐朽的社会的怦击!

历史上阮籍曾留下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声”,阮籍那一哭,天地为之变色,千古历史亦为之动容,那是他哭出了真情,哭出了文化,也哭出了真正的人格!阮籍崇尚的是一种“大人”人生境界。所谓“大人”是一种与造物同体、与天地并生、逍遥浮世、与道俱成的存在。在他眼里,天下那些束身修行、足履绳墨的“君子”是多么可笑。说穿了,躬行礼法而又自以为是的“君子”,就像寄生在裤裆缝里的虱子,爬来爬去爬不出裤裆缝,还标榜说是循规蹈矩。明明一个大活人,为什么偏偏要像“虱子”一样生活着?阮籍在苏门山求道回来后,被孙登先生一声长啸而豁然顿开。他找到了真正的生命状态与生活方式了。

然而跟嵇康比起来,阮籍就要逊色一些了。阮籍的不合作,是柔和的洒脱的,略显消极。而嵇康的不合作却是强硬的认真的,用积极的行为去表现这种反抗的。他的好友山涛推荐他去做官,他就写了绝交书给山涛。相较阮籍,嵇康的人生态度显得更加明确,“摆脱约束,回归自然”,他与那些病恹恹弱不禁风的书生们不同,与那些远离人世孤芳自赏的隐士们也不同,他活得健康而又快乐,他把生命直接献给自然,在与自然的接触中体会着生命的真与美,他谢绝了仕途,在洛阳城外开了个铁匠铺,过起了悠闲自在的打铁生活。他的最大财富就是拥有几个志同道合、肝胆相照的朋友。就连钟会来看他,他也是傲然不理,冷眼以对,甚至还出言讽刺。难怪陈寅恪说“七贤”之中应推嵇康为第一人。这个评价是恰如其分的。

然而他们的生存方式和生命状态还是惹来了那些“虱子”们的嫉恨和眼红。阮籍不拘礼法,在守丧之日喝酒吃肉,遭到那些卫道者的谗言,幸而司马昭也非庸君并不以为然。而嵇康的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性烈而才隽”的嵇康终因他的不合作而惹祸上身,应验了孙登对他的预言。在钟会的挑拨下,司马昭从嵇康好友吕安的身上发起冤狱,嵇康为了给朋友伸冤,结果被诬以叛乱罪名被叛死刑,太学生三千人联名上书,为他请命,在行刑当天,更有无数百姓为他送行,轰动全城,然而学生的请命百姓的哭声都未能挽回嵇康的命运,最后,嵇康面向东方,弹琴抚弦,一曲既罢,从容就义,死得如此悲壮,又如此坦然。那是他已经真正活过!那首临死前弹奏的歌曲《广陵散》也成为人间绝响,千古不朽!

虽然他们的命并不长,嵇康享年才三十九岁,阮籍也不过五十三岁。然而,真正活过、爱过、恨过、哭过、笑过、唱过,虽死又有何憾?而那些长年寄生在裤裆缝里的“虱子”,即使长命百岁,也不过是只“虱子”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