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居

文化女侠曹娅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曹娅,自由作者,思想者,生命修行者,浙江临海人,代表作品有文集《一叶菩提》、《人生哲思录》、《风景中的中国人》,小说《梦回大宋》、《逃出阿修罗塔》、《奇幻之旅》系列等。

网易考拉推荐

晏几道:万“红”丛中一点“绿”  

2009-10-28 19:12:58|  分类: 雪海香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任何一个时代总是被某种时代主流所支配,一种占主导地位的认识倾向掩盖了其他多种不同的声音。而真正的天才艺术家往往不为时尚所动,不愿趋附迎合,于是他们的人和作品往往被同时代人视为异端,备受屈辱和侮慢。晏几道就是这样一个宋代非主流词人,其词被人称作“鬼语”,其人则被称作“畸人”。在那个词风流俗的社会里,晏几道自觉选择了一种独特的生存方式和话语方式,也就选择了寂寞和孤独。历史上关于晏几道的生平记载很少,个中缘故,便是如此。然而晏几道凭一本《小山词》,就足以使同时代的许多词人黯然失色,他的《小山词》在词史、尤其是令词史上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小山词》就像是万红丛中的一点绿,在那个百花齐放的词令时代里,显得格外地清新格外地闪耀。“北宋小令,近承古代。慢词蕃衍,其风始微。晏殊、欧阳修、张先,因雅负名,而砥柱中流,断非几道莫属。”

让我们来重读晏几道其人其词。

 

小山其人

晏几道,字叔原,号小山,约生于天圣八年(公元1030年)。欧阳修为晏殊撰写碑文时,述殊子八人说:“几道、传正,皆太常寺太祝。”(晏殊神道碑)以人数次序推算,晏几道当是第七子,与黄庭坚所说的“临淄公暮子”(《小山词序》)相合。其太常寺太祝一官,则系承父荫而得,是内廷供奉的闲曹。晏几道虽出身宦门,却不喜欢结交权贵,故仕途蹇仄;他性格孤傲而绝假纯真,不从俗流。少年时代的他跌宕歌词,纵横诗酒,斗鸡走马,乐享奢华,他是相国公子,但不是“纨绔子弟”那类的公子哥儿。黄庭坚在为他的词集作的序中谈到他有“四痴”,即:“仕宦连蹇,而不能一傍贵人之门,是一痴也;论文自有体,而不肯一作新进士语,此又一痴也;费资千百万,家人寒饥,而面有孺子之色,此又一痴也;人百负之而不恨,己信人,终不疑其欺己,此又一痴也。”从中可见晏几道是个很纯净的人,可是在那样一个并不纯净的社会里,他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是他不管这些,生活在自己构筑的理想世界里。他喜欢读书,潜心六艺,玩思百家,持论自然就高于常人,但他并不以此沽誉钓名。他最喜欢的是和二三知己聚饮作词。他的词虽是让歌妓们唱的,但不是柳永那类的俗曲,而是寓以诗人句法,清壮顿挫,能摇动人心。黄庭坚评小山词说:“至其乐府,可谓狎邪之大雅,豪士之鼓吹。其合者高唐、洛神之流,其下者岂减桃叶、团扇哉!”这是说他的词还是以“雅”为主,其上者,一片神行;其下者,也是春情摇曳,思致清醇。

至和二年(公元1055年),晏殊去世,是年晏几道约二十六岁。父亲的死,是晏几道一生的转折点。春风得意马蹄疾的生涯戛然而止,这位不谙人情世故的青年立刻感受到外部世界的霜刀雪剑。“常欲轩轾人而不受世之轻重。诸公虽爱之,而又以小谨望之,遂陆沉于下位。”(黄庭坚《小山词序》)

熙宁七年(公元1074年),晏几道以郑侠事下狱。“熙宁中,郑侠上书,事作下狱,悉治平时往还厚善者。侠家搜得叔原与侠诗云:‘小白长红又满枝,筑球场外独支颐。春风自是人间客,主张繁华得几时。’裕陵称之,即令释出。”虽然有惊无险,却也颇尝牢狱之苦,此事对晏几道的精神打击是十分沉重的,这也使他更加速地向“畸”的方向发展。

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晏氏出任“监颍昌许田镇”的低级官职。他不顾身份的低微,向权高位重的韩维献词。然而韩维却并不赏识他,批评他“才有余而德不足。”这里的德指伦理道德。韩维认为他的词缺乏正统的东西,不够庄严敦厚,从中可见晏几道与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冲突。

晏几道这种耿介不阿的性情注定他与主流世界无缘。然这是天性使然,他到老都没改变自己,亦不能不让人为之敬佩。崇宁四年(公元1105年),他任开封府推官,任职不到一年,即乞身退居京师赐第,不践诸贵之门。据《碧鸡漫志》记载:“蔡京重九冬至日,遣客求长短句,欣然为鹧鸪天‘九日悲欢不到心’云云,‘晓日迎长岁岁同’云云,竟无一语及蔡者。”此时,晏几道已经七十多岁。

小山的痴是真痴,他有一戏作诗云:“生计唯兹碗,般擎岂惮劳。造虽从假合,成不自埏陶。阮杓非同调,颜瓢庶共操。朝盛负余米,暮贮籍残糟。幸免皤间乞,终甘泽畔逃。挑宜筇作杖,捧称葛为袍。傥受桑间饷,何堪井上螬。绰然徒自许,呼尔未应饕。世久轻原宪,人方逐于敖。愿君同此器,珍重到霜毛。”这首诗将他的价值观与像他妻子这般的俗人的价值观差异体现出来。文学的价值并不是能够让人更好地生活,相反,它将文学家逼入一种西风瘦马的生存方式之中。但晏几道心中明白,当文学外化为饭碗的时候,文学便丧失了它坚硬的质地。于是他宁可“西风瘦马”,做一个天涯的断肠人。

 

小山其词

小山词的题材承接“花间”一路,神韵则更似南唐遗风,当时人说他有乃父之风,将他与晏殊相提并论,“晏氏父子,嗣响南唐二主,才力相敌”(夏敬观《评小山词跋尾》),“晏氏父子,是足配李氏父子”(毛晋《小山词跋》),进而有小山词出于珠玉词的观点,“晏几道的艺术风格完全是与晏殊一臻的。”这些评语其实有失偏颇,抹杀了二晏词风的差异,否定了晏几道的独特性与创造性。

晏殊的词与欧阳修相似,两人的局限性是明显的。他们身居高位,人生阅历相对单调,词中性灵自然见少。而二人重诗轻小令,存在着严重的文体偏见,认为小令是“厕上”的读物。因此他们作小令多属游戏。而晏几道则不同,他在《小山词自序》中说:“补亡一编,补乐府之亡,叔原往昔浮沉酒中病世之歌词,不足以析醒解愠,试续南部诸贤余绪,作五七字语,期以自娱。”晏几道把词看作“补乐府之亡”,认为古乐府与词的文学价值并无高下之分。这种观点,在等级森严的文学世界里,具有颠覆性的力量。同时,他把性灵的东西注入其中,赋予小令真情实感。因而读小山的词,美丽而又灵动,多情而又心痛。《蕙风词话》里以花设喻,说晏殊的词像牡丹,小山的词就像文杏。杏花资质艳丽,亦不乏妖冶,但是要看它长在什么地方,山野废屋间猛然见得一树开得正烈的杏花,就总觉得那是妖精变的。而置之亭台院落,则沐浴富贵温柔之风却又有一种没落的妖娆。一部《小山词》,就是一个让人捉摸不定感受不尽的情感世界。

小山词存词二百六十首。其词多写男欢女爱、离情别绪;情意真切而语言婉丽,多带伤感情调。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一云:“北宋晏小山工于言情,出元献(晏殊)、文忠(欧阳修)之右,然不免思涉于邪,有失风人之旨。而措词婉妙,则一时独步。”此评语颇为中肯。这首《临江仙》便能充分体现其词的主要特征。

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这是一首感旧怀人、伤离恨别之作,最能表现作者流连歌酒,无意仕途的心境及曲折深婉的词风。上片写今日之相思,下片补叙初见歌女小蘋时的情景。这首词,通篇用形象抒情,以境界会意,词人怀念歌女小蘋的难言的相思之情,寓于暮春的景物描绘之中,词尽而意未尽,蕴藉含蓄,轻柔自然,感情深挚,优美动人,可谓字字珠玑,浑然天成。其中“落花”一联,最受推崇。谭献曰:“名句,千古能有二。”(《复堂词话》)陈廷焯曰:“既闲婉,又沉着,当时更无敌手。”(《白雨斋词话》)俞陛云则曰:“‘落花’二句正春色恼人,紫燕犹解‘双飞’,而愁人翻成‘独立’。论风韵如微风过萧,论词采如红渠照水。”傅庚生也赞说:“此词字句上下错落,而前后应,翻腾之状,矫健可喜,尤有神龙见首不见尾之姿。情与景系于接笋之处,又若轻霜着水,了其无痕,断是才人墨浑也。”

 

菩萨蛮

相逢欲话相思苦,浅情肯信相思否。还恐漫相思,浅情人不知。忆曾携手处,月满窗前路。长到月来时,不眠犹待伊。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中说:“小山词‘无人不爱,以其情胜也’”。晏几道的情并不是矫饰造作,浮华轻亵的那种,其词之贵在于“工于言情而能真”。而这首词是其中的典范之作,真情发自肺腑,实有感动心魄之效。

     上片主要写相逢却不能吐出真情的凄苦心理,一个 “欲”、一个“苦”和一个“恐”字,将作者内心的痛苦与不安展露无遗。下片虚写过去与未来,“忆曾携手处,月满窗前路。”回忆曾经与伊人携手共话,相知相依,月圆人也圆,而今只能睹物生情,“长到月明时,不眠犹待伊”,将这种独伴苦雨孤灯,思念伊人彻夜不眠,热切等待而又失望之情写得丝丝入扣,读来叫人愁肠百结。“浅语皆有致”,真是“古之伤心人”也。

      鲁迅曾说“有至情之人,才能有至情之文。”晏几道曾经为豪门富膏子弟,虽然一生落拓,但为人执着痴情,黄庭坚评说:“人百负之而不恨,己信人,终不疑其欺己,此又一痴也。深情苦语,千载弥新”。

 

《小山词自序》中云;“追惟往昔过从饮酒之人,或垅木已长,或病不偶。考其篇中所记悲欢离合之事,如幻如电,如昨梦前尘,但能掩卷怃然,感光阴之易迁,叹境缘之无实也!”时光能改变一切,却改变不了那种真切的感情。透过尘世悲凉的背后,深藏着的是一丝不冷的温暖。试看这首《鹧鸪天》:

 

鹧鸪天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拼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后,忆相逢,几番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红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上片追忆昔日的热闹与欢乐,盛宴歌舞,豪饮千钟。下片写重逢的凄清,“当年拼却醉颜红”“今宵剩把银红照”,前后形成鲜明对比。而一个“照”字,更将错位的现实与梦境联系在一起,在如真似幻中,凸显出那种深切的伤感之情。后人评论说:“下片神品。前三句以梦为真,聊慰相思。后二句疑真为梦,惊喜中带带疑惧,疑惧中见惊喜。前后映照,相反相成,深得回旋顿挫之妙。”

 

小山词中大部分词都与“酒”“梦”“歌”有关,对这三种意象的把握也成为进入小山词的一把钥匙。其中酒字出现达五十余次,梦字达六十多次,歌字达三十多次。三者构成了小山词特有的人生意境。由酒到梦,由梦到歌,是诗人由被动到主动,由压抑到释放、由徬徨于现实世界到飞翔于理想世界,所走过的艰难坎坷的精神之旅。小山终其一生都在痴狂、欢乐、失落、哀伤、相思、别离等种种情绪的漩涡中挣扎。或许在世人的眼中看来,他是失败的;但从另一种角度看,作为一个文学的人,他无疑是成功的。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